中共七十大限 专家:香港是最大的黑天鹅

2019-12-01 11:21 admin

  【大纪元2019年10月03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陈汉、林岑心采访报导)中共建政七十周年纪念日,在北京、香港两地呈现截然不同的情景,香港民众将其视为国殇日,六区发起抗议活动,成了中共十一庆典当天最大的“黑天鹅”事件。专家认为,一党专制的极权国家都会面临能否将权力世代传递及“民心思变”的问题,中共的“七十大限”也正说明此现象。

  针对外界关注,香港时代革命是否具有108年前武昌起义的历史特点,历史学家、澳洲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受访时表示,时代变革最关键的变量是人心,所谓的“世道即人心”,这也是中共无法将香港“时代革命”压制下去的根本原因。

  冯崇义说,从政治学意义上来看,香港被英国统治近152年,思维已大不相同,已经构成了一个新的民族、拥有完全不同的政治认同,无法接受及认同中共的党国统治,亦即“人心变了”。

  “这场运动长期对峙下去,很可能引起中国内部政治变化的突破口,也就是所谓的‘七十年大限’的问题”,冯崇义说,现在全世界的一党专政,亦即通过暴力取得政权的独裁者,最长的统治年限约七十多年左右,就会垮台。

  “从政治学和社会学角度来看,所谓的世代政治,是有其道理,一党专制到了第三代实际上是接不到盘了。”

  冯崇义解释说,第一代掌权者通过暴力、社会网络取得了政权,可以把权力完整地传给第二代;第二代经历了和平时期及社会、经济、文化的变迁,缺少了权力网络或力量,很难将权力架构完整地转给第三代;第三代就更缺乏面对整个变迁社会的能力。

  这个观点放在中共七十年大限上也适用。冯崇义认为,在胡锦涛时代,如果搞“不折腾”、慢慢地走“和谐社会”,或许还有“和平演变”的可能。通过一些公民社会及普世价值的兴起,一些遭受迫害的信仰者、房子被拆迁的冤民,在社会上组织成强大的力量,当政权渐弱时,或许一场颜色革命或和平革命,会导致政权和平转移。

  “但到了习近平时代,几乎把这条路堵得差不多了,把公民社会几乎砸烂,更严格的网络管制、言论审查,让这条路产生非常大挫折,这会使将来社会的变革,有可能带有一定的暴力色彩,就像民变、政变、军变,都带有暴力色彩。”

  他表示,就如同香港主流运动是“和理非”,但同时存在着强硬的勇武派,将来大陆的变化,也可能带有这样的元素,“和理非”和勇武派相辅相成、互相配合。

  至于,香港事件是否会引起国内群体抗争的蝴蝶效应?冯崇义认为,是有可能,中共非常紧张的原因也在于此。“这种博弈在未来几年,北京高层可能会因为健康原因、内部斗争等,里头会出现很大的问题,届时社会上自由、民主的反抗力量,会有机会上升,但最终以哪种形式出现,目前还不晓得。”

  “那么香港反送中运动就是一只黑天鹅”,中共年初一连开了三场会议,政法会议、公安会议、军级干部的总动员,目的就是要防止“黑天鹅”、“灰犀牛”事件对政权造成冲击。“事实上,他们在大陆防范得很成功,包括五四周年、六四周年,都掀不起浪花。”

  而年初港府强推的送中条例,引发大规模的抗议事件,接下来就控制不了了,“香港就是在他们防不胜防的地方,给国内带来很大的示范。”冯崇义说。

  香港市民、熊立武术舞蹈团团长熊立受访时表示,他很认同“民心思变”是这场运动持续至今的主要原因,特别是“失去了香港年轻人(的认同),等于失去了香港”。

  熊立说,香港人以前完全不关心政治,个个都是经商、做生意,特别是年轻人根本不关心政治。但自从占中运动到今天,短短五年间,人民在快速觉悟当中,“占中运动,当时是以大学生为主,反送中开始,不少中学生也参与,整个年青一代都投入到反共抗暴中。”

  “年轻人认识到,港府林郑月娥只是傀儡,香港社会一切动乱的根源就是共产党,口号都是对着中共而来,就是要反对暴政。还有‘天灭中共’这四个字,在街头出现,代表香港市民空前觉悟。”熊立说。

  现在港府只能利用警察维持政权,为了鼓励警察镇压市民,特地挑选10个警察去北京参加十一观礼,“这10个警察都是用凶恶态度来对待示威者的,其中有3、4人就是开了枪了。香港人不喜欢的,对他们而言就是英雄。这反映共产党本质就是非常邪恶、不正常的政权。”

  熊立认为,除了“以警治港”失去民心,中共还运用了“革命的传家宝——用群众斗群众”,但香港本地人都发现,这次他们想调动香港地下党员、左派、爱国势力其实不大能调动起来,还需要内地人来支援。

  “从‘群众斗群众’发动不起来,就知道,共产党要灭亡了。所谓‘失人心,失天下’,特别是失去青年一代,整个香港就失去了。”熊立说。

  “所谓‘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’,香港人民已经彻底觉悟、觉醒了,就是要推翻中共。至于共产党什么时候像柏林围墙一样瞬间倒台,这就看出天意。”

  通过国际媒体的报导,国际社会看到年青人用雨伞、木板去抵挡警方的催泪弹,甚至还有近距离被实弹射击的,多国政要都纷纷发出呼吁,要求中共克制。

  熊立认为,那些拿着雨伞去抵抗催泪弹的市民,他们就是起义的勇士,“很多年轻人都把遗书写在身上,他们就是为了争取民主、法治的信仰,为自由而战,年青人还有一句口号叫做‘香港反共抗暴、替天行道’。”

  熊立认为这句话讲得非常好,“宇宙的真理在人间的表现就是一种普世价值,与天道相合,那么这些示威者站出来反对共产暴政,就是替天行道、斩妖除魔。”#

  责任编辑:李玲